南華 ─ 強得話留就留,話走就走

eddy chung 7.6.2017 - 6:00 p.m.

 

南華是香港出名的不死球會,但所謂不死,不是形容其決心及鬥志,而是只有爭冠的份兒而從無降班的憂慮,兩度降班兩度被挽留,原來這個世界上,老資格早已成為勉死金牌的代號,那管實質上已變得如何墮落,如何落伍。

從小對南華會的印象就是似「老」凌人,如何將之形容?直至電影「少林足球」的出現,謝老四在碌落樓梯前一句肺腑之言,道出我對南華會多年來的印象。

1985-86的球季,愉園跟南華在聯賽鬥至最後直路,雙方終於在尾二一輪的聯賽中相遇,誰勝誰便大有機會封王。南華在球證執法下於比賽中佔盡優勢,但所謂優勢,就是球證在比賽初段不到二十分鐘已將愉園兩名球員驅逐離場,然而雙方最終亦只能以零比零和局收場。

故事還未完結,一場和局令南華需要在最後一輪比賽中擊敗海蜂才能稱霸,當比賽至下半場四十分鐘,眼看南華無計可施,將失落聯賽錦標之際,張志德福至心靈,於禁區內在麥哥利面前來個花式插水,站在球門後的年少拾球童難以相信光天化日下有如此的低劣詐騙技倆,誰知球證二話不說,直指十二碼,南華最終憑兩場在當年受盡質疑的比賽後成功封王。

當然,球證如何在「六強杯」沒有將兩黃的南華球員拉南驅逐離場,亦造成了丁炯壽先生為班主的俠士最後因不滿球證長期執法不公而忿然退出香港聯賽。

有趣的是,三場比賽的執法球證皆為同一人。

元老級球會終於向最高組別聯賽告別,自降甲組,對部分球迷來說當然依依不捨,但對多年來等著看南華降班的球迷們,總算也一償心願

 

【文字版權所有,轉載及只抄襲部分金句者請列明出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