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炮 ─ 車路士 3:1 阿仙奴

eddy chung 6.2.2017 - 11:00 a.m.

 

當一些球迷選擇仍在沉醉著以部分副選上陣的阿仙奴如何在足總杯大勝同樣半力出擊的修咸頓之際,阿仙奴在聯賽卻已先後敗於屈福特及車路士而六分全失,當然跟車路士的十二分距離從數字上來說仍然可以後來居上,事實是就算車路士在最後直路墜馬,阿仙奴能夠一條氣衝到終點亦非可以在科學範圍的預期內發生。

雲加賽後稱阿朗素的入球百份百是犯規在先,雖然亨利在英國直播節目中稱該入球為百份百合法,但場上球員的想法又如何?看到比歷連先力抗哥斯達的頭球攻門,繼而急急起身提防後上而來補中的阿朗素,以一敵二之防守缺憾固然表露無遺,而比歷連給阿朗素「侵犯」後亦從無阿仙奴球員提出抗議,損兵折將兼失球,精神面貌說給你知在被車路士打開紀錄後,球隊已準備棄械投降。

有人會說,就算抗議也影響不到球證的判決,我早說過,在球場上跟球證抗議,不是要影響他這一個判決,而是下一個。

近年球會不斷散播歪理及一些球迷的助紂為虐,令球隊跟這些球迷一樣,滿足於欺凌弱少,無視於不足,有甚麼差池,都是別人的錯而已

「詭異之處是從大衛路爾斯在禁區頂解圍至皮球進入網窩,基本上阿仙奴球員是沒有再接觸過皮球,而你又會在失球過程中看到球員其實有很多次機會可以避免慘劇發生」。很熟口熟面是吧?是的,這些評論剛在周中對屈福特的「馬後炮」中用過,稍為修改一下又可將之來形容數天後夏薩特的個人表演。

跟車路士球員強烈的報仇心態相比,阿仙奴今仗無論在精神狀態及發揮上都給對手比了下去。山齊士喜歡上腳嗎?干地就找來三兩名球員來招呼你。要在大賽的劣勢中來個提槍起義,奧斯爾看來亦不是合適的人選,當沒有了以上兩人的供應及比歷連在右路協助下,禾確特的失蹤亦變得在預期之內。自從在首循環連敗於利物浦及阿仙奴後,干地用上了摩西斯而將原本的陣式由四二三一改為三四三,有時候,你會從失敗中學懂改變,只是有些人會從兩場的敗仗後醒悟過來,而另一些堅持劇本依舊的,可能是固步自封,可能是力有不逮,也可能是根本從來沒有真正地檢討過 。

 

【文字版權所有,轉載及只抄襲部分金句者請列明出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