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炮 ─ 數日前才說過的 fighting spirit confidence ?

eddy chung 11.4.2017 - 5:30 p.m.

 

英超聯賽榜前七球隊中有六支敲響勝鼓,唯獨阿仙奴作客水晶宮三分全失,不單在英超聯連續四場作客敗陣而回,每埸更失掉三球之多,而雲加執教阿仙奴以來從未敗於水晶宮的輝煌紀錄亦被打破。

去仗對韋斯咸全取三分後,犯賤地照樣拿來一盤冷水照頭淋,暗諷雲加及球員賽後所說的甚麼 fighting spirit confidence 回來了,還直指「阿仙奴只是欺善怕惡的一群,內與外已經不斷沉淪」。隊長禾確特今仗賽後說:「You could tell they wanted it more and you could sense that FROM THE KICK-OFF.」這些說話來自一名只因年資最長而不具領導者特質的隊長賽後訪問中,就如感受到從一開始已經心知不妙,甚至乎未戰而慄,有否嘗試在比賽中帶領球隊大戰一回不得而知,但我們看到的結果卻是球隊在九十分鐘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力,或反抗的餘興。

即是說,就算你知道對手如何渴望取勝,自家的 fighting spirit confidence從比賽一開始已經不存在,或者說根本從來不曾存在過。禾確特說話的潛台詞是,面對一開始已經野心勃勃的對手,我們從上至下根本不知道如何應付。近年所謂的 fighting spirit confidence,其實只是繪影繪聲打完細佬扮大人的裝飾品,而「阿仙奴只是欺善怕惡的一群」,今仗卻再次赤裸裸地表露無遺。

縱橫球場數十年,從康寧道石屎地至重建前的政府大球場,甚麼是幻想出來的 fighting spirit,甚麼是真正的 confidence,你或許能騙到那些等待三分才出來張牙舞爪的,但你卻騙不到我。

 

【文字版權所有,轉載及只抄襲部分金句者請列明出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